博客年龄:7年9个月
访问:?
文章:1315篇

个人描述

姓名:静心居士职业:年龄:成年位置:中国,西安个性介绍: 自我介绍 有投入就有回报,做人真诚 QQ:195303763 兴趣个性 性格: 乐天达观,成熟稳重,风趣幽默,活泼可爱,开朗大方,感情专一 喜欢的活动: 电脑/网络,电子游戏,品茗,下棋/打牌,烹调,舞会/卡拉OK 喜欢的体育运动: 排球,篮球,乒乓球,网球,钓鱼,游泳,滑冰/滑雪 喜欢的影视节目: 文艺爱情,动作武侠,纪录片,喜剧 喜欢的音乐种类: 轻音乐,民族音乐,英文流行音乐 饮食口味: 川菜,火锅,日本料理 喜欢的地方: 海滨,岛屿,古迹,咖啡厅/酒吧

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古近东馆

2010-11-21 19:49 阅读(?)评论(0)

    古近东最早的文明迹象是出现在半月形沃土区,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构成了这一区域的东南部分,叫做美索不达米亚。公元前七千年前后,新石器时代陶器出现了,所以那个时期出土最多的是彩绘陶罐、木雕、石雕还有浮雕等等,美索不达米亚还是文字的发祥地,象形文字、楔形文字都产生在此年代,大量不同内容的书写材料被完整的保存在泥板和石头上。

   这是在古近东馆展出的,公元前865年发现的巨型人面狮身带翼石像,位于亚述纳奇尔二世在尼姆鲁德的王宫中的西北殿,这是一对守护石像之一,名为拉玛,石像用来保护王宫免受魔鬼力量侵入,也是古近东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一件文物。古近东最早的文明就出现在这块半月形土地上。公元前7000年前后,这里新石器时代的主要标致是早期的动植物驯化和永久性农业聚居人口的形成,稍后陶器的出现。到公元前3500年,探矿、冶炼和金属加工等技术已被掌握。美索不达米亚产生了首批城市。这就是苏美尔(SUMER)和其北的阿卡得(AKKAD)。到公元前2000年左右,北方的亚述和南方的巴比伦兴起并争夺,到公元前1000年左右,亚述人称雄,进行了300年统治。
    美索不达米亚是文字的发祥地。最初,象形符号是为记账而设计的,大约与中国的结绳记事而衍生文字相类似。他们用芦杆作笔尖在未干的泥板上刻出图形。一个牛头代表一头牛,升起的太阳代表一天,圆圈和半圆代表数字。公元前3000年早期,比中国殷墟年代早将近2000年左右,这些图形已高度格式化了,看起来已不再象图画。只可惜这些文字符号区不再表意,而逐渐用来表示音节,进而形成为能够组句会意的楔形文字。
    古近东的多种语言都探用了楔形文字作为书写形式,就象今天的罗马字母为今天的许多语言所使用一样。我在古近东的整个展览馆中,并没有注意到它是哪一个国家的陈列品,我只是觉得走进了一个文字的世界,一个楔形文字的世界。这是与古埃及文字在起源上接近,发展为表音文字上相同,然而造形却裁然不同的楔形文字书写与镌刻的世界。
     这里的一切石刻物品,从巨大的王宫守护神兽到墙面浮雕上,均刻满了大量的楔形文字,给所有古近东石雕罩上一层既美妙和谐又无限神秘的意境。从这一点来说,它显得比其后的古希腊雕塑充满更多的灵性。文字刻石使中国古代的石头成为一种最高的文化载体,在遥远的西亚近东的古人何尝不是如此!它让我们思考文字与文字的书写在人类最初的审美创造中,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呵!
P1P2P3P4P5P6P7P8P9P10P11

P12P13 公元前550—400年间的宝藏,在奥克苏斯河岸穴中,1800年发现的。补记:
    埃及古文字也是刻在石头上的,但在两河流域各个国家中,有一种更重要的文字载体,那就是:泥板。这是与中国古文字载体和古埃及文字载体非常不同的东西。
    “泥板”,在苏美尔语为IM——DUB,阿卡德语为dubbu,或tuppu。两河流域的平原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冲积平原,细腻而有粘性。书写的笔通常是用芦苇制成的。在大英博物馆里就展出了这种四、五千年前巴比伦人所使用的芦苇笔(tablet stylus)。两河流域的这种书写材料比起后来在古埃及所通常使用的纸草、羊皮纸、皮革和木材,具有两大优点:其一是造价低廉;其二是坚固耐用。用火烧烤或用太阳晒干的泥板非常坚硬,刻印在上面的文字和图案可以长久保持,很多泥板流传至今经历了几千年的历史。梵蒂冈博物馆就有很多大幅的泥板书,上面刻满了楔形文字。在大英博物馆里则有不少各式形状的泥板文书,有的就像16开大小书页的泥板、有的像一个圆面包、有的像羊肝状,上面记载着各种复杂的科学的、人文的知识。
    美索不达米亚的居民创造了人类最早的文明,这一地区孕育了许多世界之最:这里诞生了人类的第一座城市,最早的文字,最早的学校,最早的图书馆:这里出现了第一次社会改革,第一部法典,第一起法律判例,第一部农人历书,第一部药典;苏美尔人——亚述人产生了最早的宇宙观,最早的伦理观,最早的科学知识;在这里,流传着最早的史诗与神话,最早的寓言,最早的谚语和格言,最早的爱情诗,最早的《圣经》故事原形。亚述学——苏美尔学的研究证明,西方文明的中心与其说是克里特岛,希腊大陆和大罗马,不如说源于古代近东,尤其是古代的两河流域。这里是文明的摇篮,然而,当我们每天回到家,打开电视机的时候,这里也是“中心”,是世界新闻的焦点中心,这里战火纷飞,子弹撕裂着和平与人道的观念!伊拉克及其周边的整个近东,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烽火和血腥。这些博物馆所陈列的记载着古代文明的泥板书是幸运的,它们也许在一百年前就躺在这里了。可是,还有无数潜藏在古巴比伦的泥板书,也许早已被美军和伊拉克抵抗和恐怖组织的战火炸得灰飞烟灭。人类的文明可以转瞬而去,一切文明的载体,包泥板书均是一种脆弱的文化遗存,它记录着人类曾经的创造和美好的憧憬,在这里一鳞半爪的摆放着,不知是一种对祖先的炫耀,还是对祖先的嘲讽!
    当然,在这里,还有一种身份值得历史的记忆,就是:书吏。我们中国人认为,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文字体系,并非普通人可以使用,是当时的巫史——贞人这种高级神职人员的专利。同样,在苏美尔人、阿卡德人那里,楔形文字仍然是一种为少数人垄断的事情。当时,这些文字被称为“秘密宝藏”。掌握这些“秘密宝藏”的书吏及其文字,是随着神庙、国家和个体公民对社会的管理需要而兴起的特殊职业阶层。根据亚述学研究,书吏们不仅拥有自己的行会,而且还有保护神,即纳布神(Nabu),在《圣经》中称纳波(Nebo),其象征就是泥板和楔形符号。美索不达米亚人把纳布神奉为“书吏文字的创造者”(banu si t ri tupsarruti)、“无与伦比的书吏”(t upsar la asnan)及“众神的书吏和芦苇笔的支配者”(t upsar ilani sabit pan——t uppi;bel qan——t uppi)
我们把中国文字创造者仓颉尊为神灵,与古巴伦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更值得我们惊奇的是,美索不达米亚人把掌管文字与书吏之神称为“总书记!”他们有两位“学问的保护神”,一位叫尼达巴(Nidaba),或尼蕯巴(Niasba)女神,也就称为“宇宙万物的书吏”的“总书记”及“上天的大书吏;而另一位是其配偶哈尼(Hani)或哈亚(Haya),他又被称为“印章之神”和“书吏之神”。(这个“印章之神”我还将另文描述)。文字与书吏在美索不达米亚人心中的地位,也许並不亚于汉字在中国古人心中的神圣地位。很奇妙的是,他们在修建神庙和宫殿等建筑时,通常也要在地基之中放一块文字碑板,向神祈祷 。而这个风俗,在中国今天各地实施重要建筑设施开工时,也要举行奠基仪式,将一块刻着文字的石碑埋进地基中吗?这是近东古人向中国人学习的招法,还是中国人向古近东人学习的招法?
    当然,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创立的楔形文字毕竟没有过多的影响它东边的中国,它只是传到了小亚细亚和印度,然后是往西传去了,越过地中海,传向了欧洲,形成了在今天语言学上所称为的“印欧语系”。而在喜马拉雅山的北麓,延及于中原,是另一个自成系统的“汉藏语系”。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楔形文字与古埃及图画文字一样,也是一种早已断裂和失落的文明。在公元前600年左右,亚述——巴比伦楔形文字被波斯人在此基础上创造的波斯文所代替。如果说古波斯文还带有楔形文字的框架的话,公元前330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帝国后,这种文字也随之消失了。不能说巴比伦楔形文字在其人类初肇文明的三、四千年历史中间的是昙花一现,但是,它确实在距今二十五个世纪前已经死亡,被其它新起的文明与文字所代替。在中国的文明起源期,即史前的新石器时期,汉文字也并非是完全统一的文字。从公元前5800年至公元前7000年的河南舞阳贾湖甲骨文往后,直到安阳殷墟甲骨文,已有一条文字链可以标示出文化的主线。其问号有山东邹平丁公陶文(公元前2200年至2100年)与江苏高邮龙虬庄陶文(略晚于丁公陶文),这二者与殷墟甲骨文似属变类,但是文字发展主轴是鲜明有序的。在中华世纪坛举行的“汉字艺术大展”,汉字艺术字门均书写了“汉字万岁”的题词装饰于展场,引人注目。我认为,这个“万岁”不仅是“未来时”,也是“过去时”——中国汉字确实有“万岁”的现代考古学记录。巴比伦文明是世界文明的组成部分,同样中国文明也是世界文明的组成部分。古代巴比伦文字与古代汉字都是世界文明起源的组成部分,巴比伦的两河与中华文明的“两河”——黄河与长江均是文字的发祥地。中国学术界对西亚、北非、希腊古代文明的关注,是重构世界文明起源谱系的必然参照。当然,当我在浏览大英博物馆这些无比伦比的古代文字遗存时,所得到的收获又岂止在于学术的思考,因为当文字的艺术身份凸现出来时,艺术的想象力的天空将更为广阔。
分享到:
  最后修改于 2013-10-14    阅读(?)评论(0)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